【拍案惊奇】黄之锋等人美国会发言(字幕版)

港人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黄之锋(左1)、何韵诗(中)、张崑阳(右1)美国国会发言,称年轻人准备好以死抗争。反送中运动,港人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Getty Image)
人气: 13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同乐城彩金 www.ostbgm.com 【大纪元2019年09月18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在美国国会,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艺人何韵诗,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等人都出席听证。其实还有另外两位在听证会上发言,但是因为时间关系,今天仅为大家呈现以上三位的发言,我们做了中文字幕,方便大家观看。但是呢,三个人的发言,我们并不是从头到尾翻译,一些我们觉得可以省略的地方拿掉了,留下了最主要的部分。虽然这么说,其实差不多就是全文翻译了,因为省略的部分很少。

美国国会即将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9月17日为此就香港问题举行听证,邀请了这些香港民主人士出席。

今天我会先为大家播放张崑阳的发言,然后是何韵诗,最后是黄之锋。为什么以这个顺序呢?因为张崑阳的发言,我个人感觉,十分有力量而且感人,感染力很强,他讲出了香港人那种以死抗争的决心。而何韵诗呢,则是以一个艺人的角度,讲到了自己遭受的政治打压?;浦婊毓肆朔此椭性硕拇蟾爬?,以及主要事件。

他们三个人的发言其实都很精彩,互相补充,是了解香港反送中运动很好的资料。好了,下面就来听他们的发言。

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的发言

去年,中国(中共)领导人在一场闭门会议中说:中国(中共)永远不会接受西方式的司法独立。这是为什么,香港人民拼尽全力反对送中条例,因为我们不能相信看低人权的政府。

我们想?;の颐堑乃痉ㄏ低?,这是我们抵御北京政治影响的最后一道防线。

除了诉求撤回送中条例,香港人也诉求对警察暴力的独立调查,以防止香港变成警察帝国。更重要的是,我们诉求“真普选”。我们深深相信,没有任何结构性的政治改革,让政府成为民选政府,香港就没有希望重现繁荣。我们不能容忍一个社会,破坏个人利益,这些人的声音应该总是要被听到。但不幸的是,我们的政府忽略我们的诉求,说我们(示威者)在社会上毫无发言权。

我们学生会的成员被拘捕、跟踪、殴打、恐吓。在被关押中,我们的一名成员被告知,警察强奸一些女性示威者很合理,因为警察经常超时工作。

亲北京官员正推动在教室内安监视器,监控师生看谁支持运动。这是北京当局制造的白色恐怖,值得在座的每一位警觉。如今,学生和香港人甚至准备好,为香港而死。一些人已经这么做了。他们坚信,唯有一死才能打通自由的路,这是对乡土最伟大的牺牲,我们绝不能忘记他们。

很多学生面临巨大家庭压力,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被强迫离开家门,但他们仍坚持在抗争前线,身上带着自己的遗书,他们已下定决心。他们明白自由的代价很高,并总是如此。这是他们愿意付出的代价,这是他们愿意选择的解救之路。

我们为自由而战不是出于激情,激情会燃尽,我们为自由而战,是基于职责和尊严。

老师、学生、社会工作者、商人,都面临着中共在香港的政治清洗。中国(中共)这种新形式的帝国主义,对香港构成威胁,对香港文化和系统造成冲突。我们必须应对中国共产党。

“一国两制”将在2047年告终,美国政府要帮助香港人民,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因此,我们敦促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国必须发出强烈信号,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要被取消,如果香港丧失自治权,以此向中国(中共)政府施压。

香港人会尽一切努力,直到耗尽最后一份力,为民主和自由而战,(美国国父之一的)汤姆斯·杰弗逊说过:他会永远对抗任何形式的暴政。我坚信现在是时候,美国人与香港人站在一起。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谢谢!

香港艺人何韵诗的发言

令人悲痛的是,这变成日常情景,年轻人被扑倒在地,头部流血脑部震荡,一 些人甚至被打得失去意识,但警察仍拒绝提供治疗。

防暴警察和便衣警察没表现出任何克制,在他们履行职责的时候。从最初的几个星期开始,他们故意隐藏委任证号码,甚至在要求时也拒绝出示逮捕令,因此公民无法核实便衣警察的合法性,也不能让任何警察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负责。

8月31日,特别战术队的警察冲进港铁太子站,随意殴打乘客。结果,他们关闭车站24小时,拒绝为受伤者提供医疗服务,引起该站内可能有人被打死的疑虑。警察最近被指进入中学校园、商场和公交车站,只有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轻人才能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搜查甚至被捕。那些只是穿着黑衣服的年轻人,就可能被盘查抑或逮捕,尽管没有正当理由。

换句话说,只要年轻就是罪,在香港这个“警察帝国”。

香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们长期以来珍视法治,透明的制度及言论自由。

但是,香港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像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这家公司已屈服于政治压力,已经解雇了数十名员工,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其中一些仅仅是发了脸书帖子。商界人士被迫做出政治决定。

作为一名来自香港的歌手和活动人士,我亲身经受打压。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我被共产党政府列入黑名单。我的歌和我的名字都在中国互联网上受到审查,我被中共喉舌报纸多次点名。在中共政府的压力下,赞助商纷纷退出,即使国际品牌也因为害怕与我联系而保持距离。在过去的五年里,甚至在最近的一段时间,中共试图让我住嘴,通过他们的宣传机器和抹黑宣传,提出完全虚假的指控。现在,我面临来自共产党政府,亲北京支持者的威胁,并可能随时面临逮捕和起诉。

美国人享有的自由是香港人长期以来所渴望的。尽管我们的语言和文化不同,但我们对正义、自由和民主的追求是相同的。

如果香港沦陷,它很容易成为一个跳板,为中共极权政府,在海外推行其制度和优先事项,(中共会)利用其经济力量,让别国人士顺应共产党的价值观,就像他们过去22年对香港做的一样。如果美国及其盟友有必要(对此)担忧,如果他们想维持世界的自由、开放和(拥有)民权。

我因此敦促美国国会,与香港站在一起,还有大多数港人,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的发言

今天,我们危险地接近于“一国一制”。当前事态表明,北京完全无法理解(自由社会),更不用说治理自由社会了。

一直持续的示威活动,始于6月9日10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送中条例,该条例将允许将嫌犯从香港引渡到中国,那里没有法治的保障。但是当晚,特首林郑月娥宣布,送中条例二读会在三天后重启。香港人开始6月12日的最后之战。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知道了北京将掌握立法会足够票数,香港示威者一大早就包围立法会,成功阻止会议进行。

6月15日,林郑暂停送中条例,但没有说彻底撤回。第二天历史性地有200万人上街游行,差不多是香港人口的四分之一。我想不到现代有任何可与之相比的、对政府表达不满的事件。

我刚好在三个月前的这一天,6月17日被释放,从那以后便加入到香港同伴们的抗争中,用我们最可能具创意的方式。除了要求撤回送中条例,我们还要求特首林郑收回对我们是“暴徒”的称呼,撤销所有警察(对示威者的)指控,并建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暴力。

一些示威者为在报纸登广告发起众筹,在6月底的峰会以前,呼吁世界不要忽视香港?;褂幸恍┤?月1日占领了立法会,同一天55万香港人进行了和平抗议活动。

众多港人每周末继续上街,而小型集会几乎每天在香港举行。但政府就是“听不到”;取代削减政治?;?,是港府加倍武装警察。7月21日这场运动到达一个转折点。

那一夜,与有组织犯罪集团有关的流氓暴徒,在元朗港铁站聚集,无差别攻击回家的示威者,现场的记者,还有路过的市民。警察没有(及时)出现,尽管人们一遍一遍打求救电话,这让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和暴民暴力之中。

仅8月5日一天,香港人当天参加大罢工,警察发射800颗催泪弹以驱散人群。而5年前整个雨伞运动只发射了87颗。港警的过度武力如今非常明显。他们越来越多地任意使用胡椒喷雾、胡椒球弹、橡胶子弹、海绵弹、豆袋弹,还有水炮车,几乎所有装备都是从西方民主国家进口,这同样令人不安。有鉴于此,我欢迎麦克加文主席,上周在众院推出《?;は愀鄯ò浮?。美国企业一定不可以从对爱自由的香港人的暴力镇压中获取利益。

联合主席卢比奥最近写道“香港的特殊地位”,在美国法律下,”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待遇是基于开放的国际金融联系,以及港币与美元的挂钩?!氨本┎挥Ω猛媪绞?,一边消除我们社会政治特征,一边收获香港在世界上的所有经济利益。这是最重要的原因,《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得到香港公民社会广泛支持。这一重点我希望每位国会成员都能记录下来。

9月初林郑最终撤回了送中条例,但正如示威者不再要求她辞职一样,这一决定现在已毫无意义。运动远没结束,因为它超越了对一个法案或一个人的诉求,我们的五项也是最重要的诉求,就是香港真实的结构性变化。我们的政府不足以代表人民是问题核心。

正如我所说,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运动成败从未如此重要。当局几乎停止发放被称为“不反对通知”的(集会)许可,因此几乎每次示威都是“非法集会”。

此外,我们面临的是中国在深圳边境的庞大军事集结。习主席不太可能在十月一日前采取大胆行动,但没人能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派遣坦克仍是不合理的,尽管并非不可能。中国对澳门、台湾、西藏,特别是新疆的干涉,提醒人们,北京准备为实现其野心勃勃的帝国计划而走得更远。

我曾是香港青年民主活动人士的代表人物。然而目前的运动没有领袖,我的牺牲是很小的,相比于那些因抗争被解雇的同伴,那些受伤却不敢去就医的同伴,或者那些被迫自杀的人,还有两名分别失去一只眼睛的抗争者。目前1400名被捕者中最年轻的才12岁。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的痛就是我的痛。我们同属于一个梦想家园,为我们的自决权而奋斗,因此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更光明的共同未来。

今天出生的婴儿,甚至不会在2047年7月1日庆祝他的28岁生日,彼时香港的“50年不变”政策就到期了。那个截止日期比看上去的更近,那时我们就回不去了。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比2014年更加明显,将成为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祝,美国国会站在了香港人一边,站在了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

好了,三位的发言听过了,相信有助于大家对香港事件的进一步了解。有关《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国会的审议情况,我们也会持续关注。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您订阅,按赞和留言,您也可以点击小铃铛图案,可以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

好,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9-18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