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48) 宫廷变-死地求生1

作者:云简

同乐城彩金 www.ostbgm.com 清 高其佩《山水》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606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章 死地求生(1)

东北围场,牧羊人便将一身功夫尽数授予寒锐,寒锐天资不差,学得颇快,转眼不到一月,功力已有大进。

一日,二人正在草场上切磋武艺,一个小兵来报:“营长,一位自称公公的人来自京城,要见营长?!?/p>

寒锐道:“公公,什么公公?”

小兵道:“他说您去了就知道,营长,营长……”

寒锐望了牧羊人一眼,见他脸上有异样之色,一口宝刀越握越紧,似是长在手心。

寒锐一挥手道:“去去去,管他什么公公婆婆,我们在这练功要紧,让他等着?!焙鲆蛔?,“伍老头时常告诫我,练武终要扶危济困、持刀行道,这个公公怕是年纪不小,如此未免欺负人?!北愕溃骸白急感┖镁坪貌?,先招呼着,不要怠慢了远客?!?/p>

小兵见营长一直嘴唇紧闭,也不发话,自己也不敢随便离去,一双眼巴望着他。

“行啦,别看了,快去吧?!焙竦?。

小兵无奈,只好自去了。

寒锐见他终于走了,便将宝刀一提,道:“再来?!泵媲罢馊巳词鞘Щ曷淦?,半点战意也无,寒锐心下甚奇,收了刀道:“喂,喂,喂?!贝蠼腥?,仍无反应,索性走上前去,欲将他摇醒,谁知一拳,竟将这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给推倒在地。

寒锐自是一惊,弯腰伸手在他眼前晃晃,道:“喂,你怎么啦?”说罢,直起身子,道:“哦,我知道了,这个公公你定是认识,说不定还知道你不少事情?!?/p>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他是谁?”牧羊人道。

寒锐一拍胸脯,道:“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京城来的,便是你日思夜盼的人啦。不过,既然那个齐王,身负奇冤,朝廷又不肯赦免他,说不定此次便是要杀人灭口,要死啦,你怕不怕?”

牧羊人瞅了他一眼,一跃而起,道:“一身武功皆已传授与你,我此生已无牵挂,蒙王命赐死,也算是老天给了伍某一个立名之机,不负王恩,有始有终?!?/p>

寒锐钦佩不已,道:“放心吧,你不会死,因为我寒锐不让你死?!?/p>

牧羊人拍拍他的肩膀,道:“后生,好好活着?!彼蛋?,便是提步欲行。

寒锐挡在他面前,道:“哈,你也别小看我寒锐,虽然你我只几天师徒情分,但我寒锐也认你这个师父了?!彼蛋?,跪下磕了三个头,起身说道:“现下你已是我的师父,寒刀门少爷的师父,在江湖上也不是好惹的?!?/p>

伍镇聪爽朗笑道:“好,好。为师的事自己会解决,你赶紧回寒刀门去吧?!?/p>

“不行,我跟着你?!焙窦岢?。

二人僵持之际,忽闻一个细利声音,透着年迈沧桑,道:“齐王,齐王,真的是齐王大人,老臣朱易臣,在这里给您老请安了?!彼蛋找淮罡〕?,双手抱拳,长揖及地。身边削尖下巴的年轻武人翻袖跪拜,道:“卑职兵部少将莫少飞参见齐王?!?/p>

伍镇聪端立不动,似是痴了。

莫少飞提醒道:“朱公公,请宣读圣旨?!?/p>

朱公公抹了抹眼角,取出圣旨,呈至头顶,道:“齐王听旨?!?/p>

伍镇聪立刻翻袖跪拜,形整有素,似是本能一般,熟络利索。朱公公微微一笑,打开圣旨,念道:“朔风北疆,极其苦寒,孤之爱卿,驻守此地,经年十载有余。如今,吾朝政治清明,国泰民安,威震四邻。惜者,唯西北无戍边大将,孤心甚忧。伍镇聪赤胆忠心,战功赫赫,实乃国士无双,孤不忍弃之,望爱卿能效廉公,老当益壮,披挂上阵,为国尽忠?!?/p>

听闻圣旨,伍镇聪简直不可置信。旁边的寒锐眨了眨眼睛,不明就里。

朱公公缓言道:“齐王,接旨吧?!彼蛋?,将圣旨双手奉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动情处。二十年来日夜以盼,终于,还能有再为国尽忠的一日;于,还能有在为王上征战沙场的一日。伍镇聪双手颤抖,接过圣旨,双眼早已婆娑。

朱公公看了看旁边的寒锐,对伍镇聪道:“齐王,请借一步说话?!?/p>

“好?!蔽檎虼纤嬷旃?,寒锐欲跟将过去,却被莫少飞拦住。

“拦我作甚?”寒锐道。

莫少飞道:“你与齐王是何关系?”

寒锐笑笑,道:“这就好说了,他是我的师父?!?/p>

莫少飞抱了抱拳:“有礼?!?/p>

寒锐道:“你们把我师父叫回去做什么?”

莫少飞道:“王上对齐王委以重任,你也跟随师父一同前往,为国效力吧?!?/p>

寒锐笑道:“呵呵,我不知道什么国,只知道在这北疆地界,就属我寒刀门威风?!?/p>

莫少飞不以为然,道:“此次随齐王前往,你能见到与北疆截然不同的风景人事,大开眼界之后,即可知道其实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p>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些东西,我寒锐小时候都读过,不过是纸上的文字,做不得数?!焙癫灰晕?。

莫少飞眼神一凛,道:“阁下莫非是寒刀门二公子,寒锐?”

“正是?!焙袼直П?,傲慢异常。莫少飞转过身去,不再言说。

****************************

少时,朱公公和伍镇聪回转。

朱公公道:“老臣与莫将军,静候齐王佳音?!彼蛋?,便与莫少飞离开了。

“喂,那个公公对你说什么啦?”寒锐道。

伍镇聪神色凝重,却是问道:“今后,你还回寒刀门吗?”

寒锐心想:“他莫不是要带我走?虽然跟着他,也挺有趣,可是,寒刀门毕竟是他的家啊,北疆毕竟是他的家乡啊……”

伍镇聪见他犹豫,便道:“吾之刀法,最后三式,现在全部教授于你。你须即刻熟习,听见了吗?!蔽檎虼虾鹊?,寒锐肃然而立,拱手道:“谨遵师命?!?/p>

话音未落,伍镇聪已提刀在手,挥刀示招。招毕,伍镇聪道:“该你了?!?/p>

寒锐随即开始练招,凝神专注,挥汗如雨,不觉已是天黑,寒锐待要收招,伍镇聪却道:“不许停。继续练?!?/p>

“是?!焙裰坏眉绦?,却是渐渐体力不支,持刀在地,口中喘着粗气,一边抱怨道:“果然,哈,换做徒弟就是不一样,早知道你如此虐待徒弟,还是做兄弟好?!币槐吣ㄗ磐妨成系娜群梗骸拔?,你倒是说话啊?!?/p>

四下里一看,竟无人影,“好个伍老头!”寒锐一怒,便往茅屋跑去,进屋后却是冰窖一般,半点炉火未有,“难道他竟自个儿走了?”正纳罕间,忽闻一人踏雪而来,原来是寒刀门小厮:“二少爷,不好了,伍老头、伍老头不知怎么地,和门主打起来了?!?/p>

“什么!”寒锐又惊又奇,发足往寒刀门急奔。

原来,朱公公此番前来,还有皇甫的另一道密旨,言寒刀门暗助叛军,终是祸患,命伍镇聪镇毙寒锋,以儆效尤。

寒锐赶到之时,堂上正打得难解难分,他看着伍镇聪一招一式,皆变化无穷,才知自己这数天所练,还只是皮毛。寒锐大叫道:“师父,住手。喂,寒锋,你也助手?!?/p>

寒锋一听,大怒道:“混账,我是你爹?!彼蛋?,运使绝招向伍镇聪砍去。

寒锐一急,哪里还管三七二十一,只道:“爹,住手。他可是我师父,你要是伤他,我一辈子不认你?!?/p>

寒锋一听更怒,喝道:“我寒锋,没你这种不孝子!”

寒锐再看伍镇聪,丝毫未落下风,心下稍解。

二人相斗一阵,分开运气,走了几路步数,伍镇聪突然刀锋陡转,使出的刀法大巧若拙,重似千斤,寒锋顿受重创,众人大惊。

眼见逼命瞬间,寒无期挺剑挡招,却是剑身难以承重,立被劈断成两截。众人无不心惊,寒锐无奈,只得持刀对上伍镇聪,可巧的是,他运使的绝招三式,看似平平无奇,却好似天生为伍镇聪刀法准备,轻易之间便将其化解。寒锐立时了然:“原来,他是教了我破解之法。但为何……啊……”寒锐肩头中招,顿时挂彩,“为何他如此刀刀逼命?”寒锋见儿子受伤,勉力提刀再战。

****************************

话说朱公公和莫少飞在驿站歇息,朱公公看着雪地月色,道:“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差役备马,吾等连夜回京?!?/p>

莫少飞道:“为何星夜启程?”

朱公公道:“边疆事急,未免王上忧心,越早越好?!?/p>

“为何白日不走?”莫少飞转念之间,忽地恍然:“莫非齐王另有要事?”

朱公公道:“现下说与你知也无妨,王上知北疆寒刀门暗助叛军,因此特派齐王镇毙寒锋,以绝后患?!?/p>

莫少飞一听,险些一口茶喷将出来,急道:“大事不好。朱公公,请您赶快收回成命?!?/p>

见他神情紧张,朱公公奇怪:“为何?”

“叛军之事,王爷已有思量,定计已成,若此刻诛杀寒锋,恐会破坏王爷计划?!?/p>

朱公公一听,眉心攒起,道:“王上此令,想必已与小王爷有所交代,再说,此时收回成命,怕是已经晚了?!?/p>

“事不宜迟,请朱公公收回成命?!蹦俜杉钡?,见他仍是犹豫不决,补道:“齐王与寒刀门公子寒锐有师徒情分,若坚持令齐王执行此令,实为有害无益?!?/p>

朱公公一听,细思如下:“王上此令,不过是要测试伍镇聪是否忠心,或也不为诛杀寒锋。若他真的动手,便是已证忠心。再者,若真破坏武平王计划,我亦难辞其咎,也罢?!彼急?,便道:“莫将军言之有理,事不宜迟,你我二人速去?!?/p>

“是?!彼蛋?,莫少飞领四队军马,二人快马加鞭,向寒刀门赶去。便至门口,听闻寒锐喝道:“师父,你真要杀我??!?/p>

“齐王手下留人?!敝旃贾链筇?,眼见一片混乱,血污散地。

听闻朱公公声音,伍镇聪立时收手。

朱公公对倒地寒刀门众人道:“哪个是寒刀门门主?”

寒锋扶着椅子站起,蔑视道:“我是。你待如何?”

朱公公自知理亏,起口却是问罪:“你寒刀门勾结祁连山寨叛军,可有此事?”

寒锋正要慷慨而言,却被寒无期拦下,道:“这位大人,寒刀门不过是习练功夫,强身健体。时有扶危济困之举,实为体恤百姓之苦,与朝廷并无冲突,不知大人从何听来如此谣言?”

朱公公见此人颇识实务,道:“如此甚好,望汝等珍视王恩,不可再造次?!?/p>

寒锋虽心内极其不服,但碍于大军围城,不得不拱了拱手。

朱公公又道:“齐王殿下,王上有令,让你我即刻启程,不得有误?!?/p>

伍镇聪眉如铁锁,便向门外走去,只听身后寒锐喊了一声:“师父?!崩⒕沃橛可闲耐?,伍镇聪握拳道:“我不是你师父,你也不是我徒弟,从今以后,各安天命吧?!彼蛋?,决然离去。

朱公公、莫少飞、伍镇聪三人,携众军回转兵营。

莫少飞向二人拱手道:“朱公公,齐王殿下,王爷差我另有要事,有劳齐王殿下护送朱公公返京。今日就此分别,告辞?!彼蛋?,扬鞭打马,绝尘而去。

朱公公对齐王道:“齐王殿下,你我也速速返京吧?!?/p>

“好?!蔽檎虼仙艏嵋?,眼神坚定,踏上返京之路。(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